希曦@黑泽ダイヤセンター计画4TH

熱情是為了被燃盡而存在。

經過昨天一天我只想說一句:垃圾官方。
此圖完全為真實體驗。
最後結果是超偏的2900。
要是我看不到姐姐我一定哭爆。
所以,有沒有VIP或S的票可以讓啊嗚嗚嗚嗚,只要漲幅不要像黃牛一樣誇張都可以接受啊😭😭😭

圖源:少歌迷因

四单选举中报结果

各位请看看黑泽黛雅。゚ヽ(゚`Д´゚)ノ゚。她这~~~~~~~~么的好!

想像买卖!大家一定也也想再看姊姊跳舞对吧!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拜托你们把宝贵的一票献给她吧,聚少成多阿各位!

愿黑泽黛雅永远幸福:

4单c位投票链接

别忘了从推特链接进还能再投一次,aqours 4thシングル。

请大家投黑泽黛雅一票吧!!!!万分感谢大家!!!!

快看啊,她有那——-————么好!!!!!

虽然这破文笔没人要看,但还是要说,如果黛雅真的c位,我就开all黛点文,写好写满!

愿黑泽黛雅永远幸福:

4单c位投票链接

别忘了从推特链接进还能再投一次,aqours 4thシングル。

请大家投黑泽黛雅一票吧!!!!万分感谢大家!!!!

快看啊,她有那——-————么好!!!!!

虽然还没决定要不要看剧透,但是有一件事至少是确定的,那就是!我想看黛c啊啊啊!

如果黛c我就开all黛点文,八个不漏的写,就算没人点!

所以大家快把票投给这个小可爱吧!你们不会后悔的!

总结一下2018未完成但起了头的存稿

水团一家人果南篇、黛雅篇、梨子篇,短篇的话分别有一篇all黛,两篇黛梨,一篇善露,一篇鞠黛,一篇南梨,一篇千梨,两篇佐侑,点文的话还有一篇善丸跟一篇海鸟,长篇写好大纲的有水团的hp paro,谬的火影paro,少歌的杀手及hp paro。

总结,我就是只鸽王,愿者自催 。

【黛雅生日产粮活动】Day1|White First Love(鞠黛)

竟然有敏感词!!!不对啊我可是主打全年龄向耶……
好啦祝黑泽黛雅生日快乐,顺便2019新年快乐!
今年的第一篇文就用白色初恋打头阵吧哈哈,接下来也请多多指教(((鞠躬

愿黑泽黛雅永远幸福:

*【2019年黑泽黛雅生日系列活动】祝黑泽黛雅生日快乐!(内含福利w)


*群宣


==========


本篇作者@希曦@期末爆炸中(辛苦啦,感谢,鞠躬)


==========


(因为神奇的lof,本文以外链形式插入,点击链接跳转石墨文档。如为阅读体验造成困扰,群主在此道歉,与作者本人无关)




White First Love

【夜梨】想要亲吻自己的猫却害怕她变回猫怎么办?

 
这是给 @😈夜梨のFamiliar🌸 桑的点文,抱歉这么晚哦,还有我的标题是不是越来越长了(笑)

  
  

  

  樱内梨子最近很烦恼一件事。

  关于她半年前捡回来的猫太可爱的事。

  她哼着轻快的旋律,手上拎着当季的草莓,这是夜酱最喜欢的水果。

  顺带一提,夜酱是她替她的猫取的名字,虽然项圈上面写的是善子,但由于某种特殊的心情和夜酱本身的意愿,梨子还是宁愿给她一个新名字,即使夜酱本猫是想要叫自己夜羽的,但梨子因为太羞耻了而断然拒绝。

  至于如何得知夜酱的意愿,当然不是因为你樱内姐懂猫语啊,纯粹只是因为夜酱她其实并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更准确来说,夜酱是一只会变成人的猫。

  梨子仍然记得她遇到夜酱那天下着大雨,她为了改必修的报告在图书馆呆到很晚,一手抱着厚重的参考资料,一手拎着包又拿着伞,然而梨子显然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一阵大风就轻易地打破了她能干着身子走回家的幻想。

  伞被吹走,做好的报告散了一地,身为宜疙穷大学生,再捡起散乱的纸张及书本后,她认命的为了省一把新伞的钱,而卖命向前追去。

  然而风就像是跟梨子做对一样,梨子发誓她至少追了那把伞两条街才在公车站的站牌旁追到它。

  该不会上天是想叫她搭公车吧?梨子边这么吐嘈边捡起伞,下一秒,她立刻发现这风并不只代表她今天发生的所有衰事,它吹来的,是梨子穷极一生也无法想象的,最美好的,命运的相遇。

  最后梨子还是靠自己的双脚走了回去,毕竟她可不能包着一只湿透的黑猫上公车,这耻度她觉得不行。

  回到家后,她才发现小黑猫身上烫的可怕,她只好又急急忙忙的出门,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叫了车就往医院冲去,等到一切稳定下来后也是三天后的事了。

  事后当医生正打电话想叫收容所的人来的时侯,梨子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劲,还没多加思考便抢下手机挂掉尚未接通的电话,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这只小黑猫的。

  兴许只是因为夜酱在被医生抱走前用小爪子轻轻的挠了下梨子的衣袖,梨子才会鬼迷了心,下意识的揽下平时微笑着拒绝的麻烦事。

  在公车站时这小奶猫还甩了甩她软趴趴的小掌,威吓似的朝梨子吼,没想到从医院回来后就黏上她了,整只猫扒在她的胸口都不肯下来。

  故事到这里都还是正常走向,不过是有个音大学生宁愿天天吃泡面把钱都省下来去供养猫大人,再播出自己练琴的一半时间来擼猫罢了

  意外就在某天深夜发生,梨子刚回到家只是想要像平常一样抱抱自家天使消除疲劳,就当她把夜酱举到脸前时,面前的猫儿一阵乱扭,青蛙王子里的情节就真实上演了。

  「等一下………我的夜酱………你、你是谁?!!!!」 「梨子!我变得跟你一样了!!!」

  
  刚变成人的小猫很快的适应了情况,她欢快的转了几圈,最后扑到了梨子身上,期望自己的主人会像平常一样接著她。

  平时最重也只能抱起一叠乐谱的死宅大学生脸色胀红,差点一个没撑住,但最后还是有付出主人的责任,尽责的一步一脚印,把跟以前相比不知道重了几个檔次的宠物公主抱到沙发去。

  「夜酱,你本来就可以变成人的吗?」

  相比梨子的气喘吁吁,夜酱的声音有精神且快乐多了。

  「我有听说可以,但从来没试过………梨子!!!你怎么流血了啊啊啊!!!」

  虽然夜酱真的只是一如往常的在她身上扭来扭去,,但一只猫和一个全裸的少女在视觉及触觉上给人的冲击果然还是很不一样的。

  「我没事………现在还没事……」梨子把夜酱放在沙发上,轻轻挣脱了她的怀抱,像是有只喷火龙在后面追着一样冲进自己的房间,顺手拿了件长裙出来丢在夜酱身上,不管她的不情愿梨子只是摆出一张严厉的脸要她穿上。

  
  等夜酱换完衣服后,梨子终于松了口气,她感觉自己的理智跟欲望刚打了场世界大战,级别大概等於世界上的国家都拿出核武器互轰。

  
  虽然这次理智赢了,但长期下来可就难说了,毕竟一场战争中,坚持到最后的才有资格露出笑容。

  梨子去上学时并不会带着夜酱一起,但那天之后夜酱总是要求梨子先把它变成人类后再离开,等梨子反应过来时夜酱已经靠电视学了太多太杂太刺激的东西了。

  除了看了太多动画开始自称堕天使及想了一大堆中二的招式名称外,夜酱还说着亲近的人都会替彼此取绰号擅自叫起她梨梨,还有吵着要早安吻晚安吻什么的,为了矫正她的观念梨子可没少付出心力,最近她又不知道看了什么电视剧,突然跑到梨子面前朝她单膝下跪。

  
  「梨梨,我们结婚吧。」

  「………夜酱,你能放过我的小心脏哪怕只有一天好吗?」

  梨子立刻跟夜酱解释了很多关于女孩子跟女孩子还有不同物种之间不能结婚之类的道理,夜酱只是失落的低下头,看似完全没有听进去梨子的话。

  
  「因为电视上说结婚才能一直在一起…………我只是想要永远跟梨梨在一起………」

  这直球直接把梨子的理智三振出局,她用力咬了下舌尖,挂上自认最温柔的笑容。

  「不用结婚,我们也会一直在一起的。」

  等梨子反应过来,她和夜酱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只差最后一步了。

  
  梨子也是有过了很多心理纠结最后才决定踏出这一步的,还忍着羞耻给自家的猫科普了好多生理知识,当然是以人类之间的为主。

  在梨子害怕犹豫的时侯,是夜酱温柔的抱住她。

  「只要是梨梨,什么我都愿意。」

  
  含情脉脉的互相注视着对方,梨子有些粗鲁的将夜酱推到墙角,当然力道还是小心的控制住为免伤到自家的猫,一切的一切就由一个真爱之吻劃开序幕………

  『碰!』

  一切的一切结束在一只猫疑惑的从睡裙内探出头来,朝梨子不满的撕吼了两声,后者手尴尬的扶在墙上,举也不是,放也不是。

  从这之后,跨过了那条线(理论上)的梨子开始疯狂的思考这件事究竟该如何解决,欲望打了大胜仗,理智早就被赶尽杀绝。

  跺步到玄关时,一个想法在梨子脑中突然成型,她双眼发亮,暂抖得手想要快点开门,钥匙却始终对不进锁孔。

  最后还是靠忠心的宠物才顺利过了这关。

  「梨梨~欢迎回………唔…嗯?!」

  看着仍就是人形的夜酱,梨子开心的舔了舔上唇。

  「没有一个吻解决不了的问题,」

  不忘把门关好,梨子把草莓随手放在桌上,拉着夜酱的手就朝卧室走去。

  「如果有,那就吻两次好了。」





The end



后记:

这篇文很短小,发想是要是亲吻能变成猫那就有趣了,亲一次会变来变去的话,那车不就是不可能的事了吗?本来是想写梨子尽力忍住去亲吻夜酱,但仔细想想梨子应该反而会更努力地去找解决方法,抱歉把梨子写的有些变态哈哈,还有!尚未社会化的夜酱超级可爱!感觉她就会很自豪的做出一堆令梨子脸红心跳的事但梨子又拿她没办法,这两人的互动铁定很有趣(笑)

如果我没鸽的话,某人生日应该会有一篇贺文,还请大家期待一下哈哈,还有下一篇应该是善丸的点文,我今年内怕是处理不完海鸟了,毕竟黑泽大小姐的生日可是大事,不能不过,海鸟我就放到寒假好了,话说因为夜梨关注我的人可能要考虑考虑哦哈哈,毕竟我本职是杂食写手(ALL黛ALL希ALL鹅万岁),目前的夜梨都是点文,而且严格说起来我也没有到很满意哈哈,不过还会继续努力的请大家多多支持哈哈。

 【夜梨】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这是第三版,上一版被我写的太严肃了哈哈,所以再度砍掉重练,让 @津島梨梨 桑等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



  
  
  
  无人的教室,只有一位少女趴在桌上,她歪着头,无神的瞥向窗外,夕阳在她的脸上撒了半边金粉,无论是在暗的还是亮的那边脸,露出的是有些难受的表情,然后她叹了口气,把整张脸都埋进臂弯。

  下一秒,她突然直起半身,认真地举起笔,自信的往桌上皱的简直不成纸样的近路调查表写下………却只留下纸张被划破的裂缝。

  原来是笔没水了,少女抿着嘴唇,有些粗暴的把笔扔到位于教室后方的垃圾桶,理所当然的没有投进。

  真是祸不单行。

  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即使从笔袋拿出了有水的笔,她也没有自信写下刚刚成型的答案,一向迷信的她总是想的太多,要是这是因为看不见的力量不赞同她的决定才会使她拿到没水的笔吗?

  一声烦躁的嘶吼从她的喉咙发出,虽然教室没人,她还是尽她所能的压低音量,她想起班导在离去前的严厉,也明白自己一个人已经严重拖累到分班的流程,可是,她还是没有办法给出一个让别人和自己都满意的答案。

  她不理解为什么她的挚友能那么轻易地做出决定,擅长文学的青梅选择了文组,另一位和自己一样对未来还没有確切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擅长而选择了理组,虽然少女也可以追随她的脚步,但是她却打从心理的感到不对劲,说不出原因。

  请教过两位前辈的结果也不尽人意,她们早在幼小时候便决定了未来,其中一位一直稳定的前进甚至已经成为了一个杰出的跳水选手,另一位看似只是因为某位国文老师而毅然决然的选择文组,但其实本人也为了继承潜水店而一直很认真的在克服自己不擅长的数学。

  把未来的可能性硬切成两条路,并不代表比较容易选择,选这条路真得会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吗?虽然文科的成绩比较好,但假如自己真的喜欢的是理科呢?文理的界限又在哪里?假如自己喜欢中国字也喜欢化学实验又该怎么决定?做出来的兴趣量表每次都是不同形状,喜欢华丽的魔法阵的善子却没办法认同纸上那个奇怪的六角形就是自己的未来。

  
  塌下肩膀,她将头靠在伸直的右手臂上,她看向窗外,一年级的教室就在一楼,窗外就是一整排的樱花树,她至今仍然记得去年她刚入学时,花刚绽放,一簇一簇的像是伸出了手,热情的邀约她与之共舞,她有些犹豫的伸出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那樱色的华伞太美,习惯天台的空旷的她无法消受。

  去年这个时侯,树枝应该还是光秃秃的一片,现在的枝间却带着粉色的花苞,但等她放完春假回到学校时花应该早谢光了吧。

  虽然很可惜,但严格说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她有着没有理由的自信,无论她看过在多次的花开,也没有一次有办法超越去年那份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动。

  既然看不到花开,那就别多想了吧。她强迫自己看回桌上的进路申请表,尝试她已经是过数千万次的老方法,想想自己憧憬的职业被归类在哪个范畴吧。

  小时候想当的天使堕天使先放在一旁,以这个当职业连自己都养不活,想要靠打游戏维生似乎也是不太可靠的,她不可避免地想起幼时的天真无邪,单纯的认为大人就是一种很帅的职业,只要长得高什么都做得到,直到年纪增长才发现大人似乎也不如自己想的那般随心所欲,比对之下才明白什么人才是值得尊敬,她不可避免地想起放学后的教室,阳光闪耀的笑容,一字一句耐心的给自己讲解,为自己担心的眼神………

  「梨梨………」 「夜酱,怎么了吗?」

  显然善子的小脑袋瓜无法负荷如此高级的运算,通红的双颊显示了系统过热的事实,硬体僵硬的站起身,似乎想要立刻执行软体所下达的逃跑指令。

  「天、天界方才召唤了……」

  阻止善子逃跑,梨子轻轻的把她按回自己的座位上,这一点也不困难,因为善子在梨子碰到的瞬间就立刻选择了逃开。

  「黑泽老师都跟我说了,夜酱介意跟我聊聊吗?」

  
  「咦哈?」

  善子因为太过紧张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她红着脸捂住嘴巴,梨子轻笑着坐到了她前面的空位上,眼神从桌上皱成一团的纸张换到善子脸上,无声的询问着主人的意愿自己是否可以观看对方的隐私。

  可惜的是梨子的心意似乎仍是届不到,因为被梨子盯着某位堕天使完全桑失了思考能力,她正襟危坐,眼神四处飘移,时不时看回到前方,在发现某人仍然目不转睛时又害羞的转了回去。

  一脸温柔微笑的樱内老师心中小恶魔乱撞,她很认真的在思考这孩子难道是从小吃可爱长大的吗?然而身为稳重的大人,樱内老师唯一泄露心声的就只有嘴角越来越深的弧度。

  但梨子当然知道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可不想惹自己那位生起气来就像是恶鬼一样的前辈发火,于是她率先开了口。

  「夜酱,可以把你桌上的进路申请表给我看一下好吗?」

  「……可是………上面什么也没有。」

  泄气无力的心情大于害羞,善子的脸终于降温下来,恢复了白皙的肤色,她下意识的抓紧手中的纸张。

  「那我们一起来想想……」

  「那个………」善子头抬起来,终于鼓起勇气问,「樱内老师你……当初是怎么选择的呢?」

  梨子正要回答,却在开口之前就被打断。

  「樱内老师弹琴很好听,听小原理事长说你还会作曲,难道老师你就没想过要走音乐这条路吗?」

  尘封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没有被提起不代表忘记了,没有露出难受的表情不代表不在意。

  梨子的脑海中瞬间跑过很多答案,却在看见善子真挚的眼神实失了语,什么也说不出来。

  总不能说自己因为胆小所以最后选择了放弃吧。狡猾的大人只想展现自己的光鲜亮丽,但惟独对这个孩子梨子怎么样也无法说出那种自己只是选择了轻松又稳定的道路,只要不排斥,总有一天还是可以说服自己是喜欢的。

  事实是她现在的确很喜欢这项工作,毕竟要是她没有在浦之星教书,她和津岛善子永远只是两条隔得老远的平行线。

  而在善子看来,梨子的犹豫传达了很多讯息,差别只在那是否是梨子心中真正所想。

  「抱歉,这个问题太私人了,是我的错……」 「因为我不够勇敢。」

  看不得善子的自我贬低,梨子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

  鼓起勇气看向善子,后者惊讶的回看她,梨子干脆破罐破摔,苦笑着继续说。

  「当初高一的我,在音乐上遇到很大的挫折,一直弹不出想要的效果,还接连在好几次大赛上失误连连,所以,我就转学到了浦之星,美其名是休养,但事实不过是逃避,那时,我遇到了黛雅……黑泽老师跟小原理事长,他们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陪伴我,说起来,要是不是她们两个,我可能就不会那么快振作起来呢。」

  梨子想起挚友的鼓励,多年之后第一次回想自己踏上这条路的理由。

  「当时的我很认真的想要放弃音乐却又舍不得,小原理事长就问我,要不要成为教师,然后回来这所学校教书呢?我当时很犹豫,因为我并不是擅长在台上说话的人,但黑泽老师提醒了我,教师的工作可不是只有在台上教课,我们还必须扮演着陪伴学生成长的角色,因为我也曾是那种没有人陪伴就绝对站不起来的孩子,所以我比谁都更明白陪伴的重要性。」

  梨子看向窗外,赫然发现樱花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绽放。

  「所以我最后选择成为教师,但简单来说,就是选择了轻松的道路,一点也不值得参考……」

  「才不是不值得参考吧!」

  善子打断梨子,声音有点尖,有点暂抖,抬起的头和眼神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坚定。

  「梨梨你明明就很伟大,帮到那么多人,班上的同学都在说着樱内老师又温柔又擅长听人说话,简直超受欢迎!然后这样也不能算是放弃音乐吧?因为梨梨直到现在还是在弹着钢琴不是吗?不要那么轻易地贬低我……贬低自己啊。」

  差点脱口而出我最重视的你,善子心虚的声音越来越小。

  梨子瞪大眼睛,善子的反应出乎她意料,让她既温暖又害羞,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轻笑出声。

  「夜酱也是,不要随便的贬低自己,夜酱为朋友着想总是忘了自己,比谁都还有温柔,从没有放弃自己不擅长的科目,很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夜酱也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好一千万倍哦。」

  被梨子用夸赞攻击,善子明显撑不住了,红着脸把话题转回重点上。

  
  「我有一个刚刚才成型的想法………」

  「夜酱说吧。」

  梨子用力的点头表示自己正听着呢。

  
  「我想要选理组。」

  「我觉得很好。」再次点头。

  「我想要成为化学老师。」

  「嗯?」

  「然后、回到浦之星,和梨梨成为同事。」

  「………。」

  梨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怎么样也想不到善子最后会想要如此选择。

  「那个,夜酱,要不要再好好考虑一下……」

  「我也想要像梨梨一样帮助像我一样迷惘的学生,这样,不行吗………」虽然一开始理直气壮,善子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小。

  梨子当然没办法做出任何反驳。

  因为她能从善子的眼中看见她一直的纠结、不断地自我否定、对自己的憧憬,还有,咬紧下唇的固执。

  「我明白了,我会支持你的。」梨子开始盘算着自己可以为善子做什么以及可以提供的帮助。「既然夜酱都决定好了,那就快点把资料交给黑泽老师吧,她可是为了你才会这个点还待在学校呢。」

  「还有,一件事。」

  已经起身走到门口的梨子,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善子。

  「因为,因为我也是没有人陪伴就无法一个人站起来的孩子,所以从今以后,梨梨,你能一直陪着我吗?」

  因为太过了解对方,所以在对上眼的刹那就能理解,善子想要的绝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梨子知道她该快点回应善子,但她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想起去年那场特别盛大的樱花海,面前的孩子当时就像个天使一样从天而降。

  「梨梨?」

  「夜酱,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善子想要说些什么,梨子却打断她的开头,回头翻出包中的牛奶巧克力放在善子手上。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会好好帮忙的。」梨子再次露出微笑,「虽然我不会介意,不过在别人面前还是要叫我樱内老师哦。」

  「恩,我知道了,樱内老师。」

  善子露出微笑,梨子看了却有些难受。

  可是她最后只是选择转身离开。

  善子看向梨子消失的方向,连挚友踏进教室都没有发觉。

  
  「果然没 传达出去阿。」

  
  善子收起了笑容,把皱皱的纸摊开铺平。

  「善~子~酱~」 「呓!!!」

  过度忽视的结果就是善子被花丸忽然放大的脸吓的跌在地上。

  「zura丸!你在做什么啦?!」 「都是因为善子酱不理我的缘故zura。」 「说了多少次了是夜羽啦!」

  「所以,善子酱决定好了吗?」花丸像往常一样无视某人。

  「恩,勉强,算是好了吧。」

  「是吗?」花丸看到善子避开了自己的眼神,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善子酱只要相信自己就好了。」

  「………嗯。」

  「今年的冬天比较暖,似乎是因为这样,樱花也提早开了呢。」花丸瞥向窗外几枝含苞待放,试图转移话题,回头却看见善子若有所思。

  「善子酱?」

  「没事,我只是走神了而已。」善子摆摆手,忘了申明自己本名的正当性,她急着为心中的苦涩及悸动找到借口,她顺着花丸的视线看向窗外,手中捏紧的是皱的不像样的进路申请表还有被掌心捂热的牛奶巧克力。

  「即使有点早,真期待花开啊。」

  她最后只是勉强挤出了一句。

  
  





后日谈:  
  

  
  

  
  「鞠莉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理事长室跟渡边同学亲热,你这样可是犯罪的行为!对学校的名声也不好!」

  「因为果南在不到一个月就要毕业了,所以黛雅你才那么从容!可恶!狡猾的黛雅!」

  当梨子踏入理事长室时,看到的就是理论上学校的最高层被自己的属下罚正坐反省的画面,她迅速的关上门,努力维持或许从没存在过的,理事长的形象。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点逻辑都没有,」黛雅无奈的推开识图逃避惩罚往自己身上爬的鞠莉,「我可是有和果南桑约好,等到她大学毕业我才会认真考虑她的感情呢。」

  「为什么?黛雅好残忍。」鞠莉一脸不能理解。

  「…………因为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黛雅盖上茶杯的盖子,顿了一下。

  「这份感情究竟是仰慕还是恋情?我们谁都无法保证,当她的视野变宽后,我还能不能从她的眼中看出我的倒影。」

  「明明黛雅你可喜欢那孩子了。」

  黛雅没有承认,她只是没有回答。

  梨子也不是不懂黛雅的想法,她有时也会想,这样接近善子是不是很狡猾,只把自己成熟的一面展现给她看,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后陪伴她,让她的眼中只有自己,明明最喜欢她了,却让她陷入喜欢上老师的罪恶感中。

  「这样算什么老师啊。」梨子喃喃自语道,音量不算大也不算小。

  「我觉得你们都想太多了,」鞠莉突然两个手刀打在黛雅跟梨子头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自己珍爱的学生为了自己的未来来寻求指教,我们只要尽力的引导他们到最适合的道路上,就算混杂了一点私心又如何?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好了啊,黛雅你自己心中明白果南若是要继承家业必须学好管理,才默许她念可以考商科的文组不是吗?梨子你不也好好思考过了,善子她真的有兴趣的是理组的科目,虽然对她来说可能会有些吃力,但是尝试过后悔总比因为没尝试而后悔好一千万倍吧!」

  鞠莉顿了一下,双手搭在两人肩上,黛雅跟梨子都没有推开她。

  「在老师之前,我们首先是人啊,」梨子能清楚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暂抖「你们俩个大笨蛋,不要为了自己刚好也在她们选择的路上而有罪恶感啊。」

  下一秒,黛雅伸手回抱鞠莉,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梨子也跟着站了起来,加入这个温馨的大抱抱。

  「鞠莉,我真的太感动了……」 「没想到你这张总是吐不出象牙的嘴偶尔也能说出这种好话呢,鞠莉桑。」

  打断梨子的感动,黛雅毫不留情的吐嘈着,看向鞠莉气鼓鼓的脸,梨子有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当鞠莉看起来快要炸毛时,黛雅则熟练的把她的头按进自己的颈弯中。

  「一直以来都非常谢谢你呢,鞠莉桑。」

  「…………你以为打一巴掌再给一颗棗对我来说会有用吗?」

  然而实际上看来是挺有用的呢。梨子看着嘟着嘴抱怨却乖乖的回抱黛雅的小原理事长,不禁轻笑出声。

  鞠莉说得对,他们根本不用为没有做错的事道歉。

  「话说,今年很温暖,樱花似乎也会早开呢。」

  即使从理事长是看不到那排樱花树,梨子脑海中仍浮现了花开的画面。

  「即使有点早,真期待花开啊。」

  她语气轻快,面带笑容道。

  
  
  
  

  

后记:

爆肝的十二月,不管是课业还是想做的事,要是能全部达成就好了,我下学期绝对不接营队类的活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呢,文中的花就是代指爱情哦,善子遇见梨子那场令人难忘的花开,一开始善子对没有结果的恋情的无奈也体现在了她觉得今年看不到花开的结果无所谓,还有最后一句台词由两人各自说来也有不同的感情,也体现了善梨各自不同的爱情观,虽然我是互攻党,但在我心中,梨子是在情感上较主动地一方,看看她写的音乐就知道了,GK的热情奔放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呢,还有还有就是篇名的问题,也有善子还在思考自己的感情的意思在哦。

虽然写了第三次,但也不止是描写恋爱的问题,还是有点沉重,就跟我最近的生活一样哈哈,话说我想抽到蕉哥哥啊啊啊啊。

题外话,我写这篇文的背景音乐一直都是av34194542,强推一波。

【蕉鹅】The Star is Dead

 
这篇是没有自信的蕉哥哥,非恋爱cp向,但未来考虑写恋爱向,没办法我总是想写我喜欢的角色的各种cp,我就是想让她们被大家好好疼着啊啊啊。

顺带一提,台词几乎来自动画,只有些微的改动,蕉哥哥是「」,真矢大人是『』






  
  「大家一起打造出的,最棒的舞台,和那一样的舞台,已经打造不出了吗。」

  这一年间,无论你如何特别关照成濑同学跟逢坂同学,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你一次次看室友笑的难受,从柜子上拿下两人的名牌,然后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
  
  『就算是同样的成员,同样的演员,也绝不可能再复制一样的舞台。』

  要是能留下那两人,搞不好就能打造一模一样的Starlight。

  「这我也知道……」

  即使你也明白这不过是痴人说梦,还是宁像个孩子相信童话一样相信下次会更好。

  『她俩已经做出了选择,背后肯定也有过我们不知道的,强烈的苦恼、绝望和愤怒吧。』

  你没有回答,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你比谁都明白究竟能隐藏多少东西在笑容之下。

  『我曾说过吧,以主角为目标挑战徴选,面对认真挑战也无法战胜的对手,拼尽全力也无法实现的愿望,所以,有些人选择了离开舞台。』

  你了解她的孤独,知道一个人站在Position zero的寂寞,可你不明白的是,已经足以被称为Top Star的她参加徴选的理由。

  『可明明有着得天独厚的身躯、响亮的嗓音、环视整个舞台的广阔视野。』

  在舞台上能完美演绎任何角色,张扬着自信的浅紫色双眸,对待朋友却总盈满了柔情,现在,却比谁都还要冷漠的看向你。

  『可是,你却为何?』

  因为是无法取代的伙伴,所以肯定在对视的那一刻,就能瞬间明白她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坏的失望的责备的。

  『如果你是由于想当大家的BANANA,所以不使出全力,我………』

  所以这次你还是无法与她对视,瞳孔自我防备的睁大,模糊了焦点。

  『大场奈奈,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语毕,她一甩长发,干脆的转身,你瞪大的双眼久久无法回神,早已如一滩死水的心再次被感觉到疼痛,每次都是这样,你再次怀疑你的决心。

  于是你用力的摇摇头,想要拿这一年来的美好回忆当借口,却不可避免的忆起了国中时期那些尴尬的笑脸。

  比谁都拥有更多的热情,比谁都还要努力,比谁都更认真的看待舞台……

  啊啊,要是能早点遇见她就好了。

  你边这么想着,边朝她的背影伸出手,却又握紧了拳头,无力的垂在裙摆旁,擅长的多管闲事只建立在和你无关的事。

  「真矢酱……」

  双眼看见的不一定为真实,拿观星为例,人类所看到的闪耀,或许是几千年的荣光,真正发出闪耀的来源或许早已逝去不可追朔,但这时候扯一些光速啦存在不存在之类的话未免太煞风景,人类会选择的通常是遗忘,然后单纯的为满天星辰感动的无法自拔。

  「我这次也会认真的,所以……」

  就像你什么都知道啊,但你的眼中仍闪着过往的星光。

  「不要、离开我啊……」









后记:

  这里插入毫不靠谱的个人解读,我觉得武器的长度或许不单代表闪耀,也一定程度上的反映了持有者的执念,像是光仅剩的短剑,或许就是因为她对华恋的执念才得以留存,蕉哥哥的闪耀最强所以拥有双刀,是不是也可以解释为她对获胜的执念最强呢?我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想过,或许也可以这样解读。

  这篇也算是个突破吧,用了一直想用的第二人称的写法,因为是第一次有什么不好还请多多包涵(笑)。



顺带一提,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两人的cp名该是什么了╮(╯3╰)╭

4th 东蛋day2 超我流repo

 
   好的惯例写个充满错误反正是留给自己看的repo,坦白说,今天的live我得承认我有点被九九组带跑,对今天反而没那么激动,反而有点分心去在意另一边的活动,但是今天结束过后,我真的无法言喻她们今天带给我的感动,总之前言就不多说,先进入正题。(((以下是以没看过day 1 repo的角度描写。
  
  第一首是熟悉的〈你的额头是否闪闪发亮〉,这首歌搭配那套衣服就是说不出的安心感,我这次打call也比较熟练了,毕竟有在火车上偷偷练过一下(笑)。

  接着是0 to 1,我本来没想过可以在live上看到这首歌,但仔细想想如果4th是一个小总结,放这首歌也就不奇怪了,毕竟这首歌的标题值得出现。

  还有小火车!!!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每次都要吹爆王香最后的和声,不过有点可惜,我也想要看水族馆啊呜呜呜。

  接着是自我介绍环节,爱爱太皮抢姐姐台词被骂会不会太早了,可惜这次梨黑射线没造成太大的伤害,sww今天抱了全员,虽然在爱喵那花的时间一个可以顶三个用,姐姐从sww就开始实力抢镜,甚至还兴奋到模糊,反正我是笑爆了,她就仗着自己颜好就乱来啊,凶打瞌睡的千歌不能更可爱,今天有好好的记得自己的call呢。我记忆有些模糊了,似乎是提到转播戏院这里有逢林一起比三明治的糖(((还是其实是比A哈哈哈。

  Mc后是少女以上,这次梨王喵有唱到最后觉得满足,可能是东蛋场地太大,这次姐妹只有隔空互动,转播场只看得到姐姐觉得可惜(((但是姐姐闹脾气那里世纪可爱,还有听到少年就想笑的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接着也是安定的空丸跳心,大家都稳定发挥。

  然后这次的过场几乎都用浦之星管弦乐团搭配动画场景,看过去还真的有点感动,真正的水水人士可以听出原本的声音的,我想我应该是(((还有一段专门剪她们小时候的到三年生那的,我真的可以搭配鞠莉的口型听到希望一直在一起。

  之后是最喜欢的话就没问题,我当时就是因为这首决定继续看动画下去,反正我是直接吹爆。

  然后是一年生的waku waku week,这首一年生的欢乐氛围我真的很喜欢,整首带着充满爱的微笑看过。

  然后!然后是三年生的G弦啊啊啊啊啊!!!我真的炒鸡喜欢这首的,怎么说,就是三年生乱来的氛围很喜欢,喜欢三人的舞姿,喜欢姐姐的空气小提琴,能在live上听到这首真的可以闭眼了,啊但是有点可惜我还是喜欢之前的礼服,顺带一提姐妹好啊。

  接着是想一!想一!九人的想一啊啊啊啊啊!我立刻把红色调成樱花色,刚开始二年生互看各给一个镜头疯狂好评,接着开始弹钢琴,开头刚结束就看到你逢田姐跑下来加入大家,看到她们挥动的手上的发圈我真的直接泪目,中间跳舞传递光芒那里最后千曜把光芒全给了逢田姐,接着各人SOLO那里梨子加入曜那里我就想应该不会漏了千歌,然后!十指紧扣简直戳中我心,呜呜呜二年生真好啊,我当初看1st的时候就是被这首感动,为什么都已经到4th了还可以让我哭啊喂。

  想一完有简单的mc,原谅我是金鱼脑没记得什么特别的,反正我是看到逢田姐就想哭了。

  说完要提前祝我们圣诞快乐后就拿了自己代表色的蜡烛出来((虽然太早了但蜡烛美爆,然后圣日祈祷让我的手臂好好休息了下,身为废物大学生前面都是快歌觉得不太友善((虽然我是听了个爽。

  然后是无法停止的jingle bells,一样是能听到这首真的是奇迹,可惜我的互怼共舞被掐掉了呜呜呜,我很喜欢这里的善露跟互怼的说。

  管弦乐团后是买卖!买卖!买卖!服装还原直接吹爆!姐姐的舞姿不能更美!爱喵的空气吉他也很有气势,这首我的call几乎是整首延迟的,因为只要看到全员我就会原地死亡一次。
 
  接着是待爱,我超喜欢这首的,尤其是个人一句接一句那里,这次没有排成一排了,就像前面说过的舞台大有舞台大的表演方式,而且你以为舞台大她们就没有互动了吗?我的记忆没出错,就是这首爱喵亲了杏树!爱喵亲了杏树!爱喵亲了杏树((鞠莉流氓本性逆输入((((好想看诹咻的特写喔可恶。
  
  再来是未熟,因为三年生推如我自然吹爆这首歌,sww今天真的超稳,还有屏幕上的烟火落下时,转播戏院给了远景,当下我真的眼中看到了二三次元十八人的结合,我看到的不只三次元,也不只二次元,她们的表演让我联想到千歌她们,但也不会让她们取代了光芒,我代入了二次元的感情,也想到了三次元的经历,果然就是要这十八人聚在一起才是Aqours,我当下都忘了打call,只是这样想着看着。
  
  管弦乐后是Aqours  ship!然后是水蓝,我真的爱死水蓝了(((对啦没错我无脑吹爆她们的每首歌,这里必须提到那艘船,做的真的世纪精致,看到时真的无敌感动,就算没有撕衣服也没关系,每人轮流站上船头给个好评。
  
  然后是奇迹之光,我最喜欢她们伸出手试图抓住光芒的舞蹈,她们带给我们的真的是奇迹,无可取代。
  
  然后她们短短的mc后下了船,本来还在想要干嘛,结果舞台少女就登场了!说真的看惯了马尾跟眼镜的纯纯,突然看到双马尾的理亚酱有点不习惯,但还是狠狠的激动一波,因为我本来以为昨天有了今天就不会有ATP了,开头的运镜直接让人梦回二季九话,踢腿有些不整齐不过做人不能太苛刻,总之再度吹爆。
  
  然后雪团短短的mc,今天小日向感觉有点没精神让人有点担心,不过雪团的call我吹爆。
  
  no.10的合唱不能更喜欢,我整个周末都在听这首跟tyf,我果然最喜欢大家一起喊十的那一刻阿。
  
  然后就是二期ed,我最喜欢的ed,每次都会好好看完,尤其是第十话,当下也理所当然的跟着唱了,「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这句唱来特别有感触。
  
  她们乘着船退场后,大家一起喊安可,当时我看到萤幕中有个大A,立刻就跟同学还有学妹说了我们不能输人家,三个人三只官棒两只萤光棒立刻用蓝色比了个中A,但因为太羞耻一下子就收起来了。
  
  接着她们带着二期op回来了啊啊啊,还有tyf的服装((((原谅我我当下想着她们没有穿监狱……船员服真的太好了,这首歌一样稳定的感动。
  
  然后是wonderful stories!我手上的官棒就是这首!原谅我小小声的跟着唱,虽然没有全员落跑的部分,但是杏酱简直神还原动画,我当下再度十八人幻视,呜呜呜她们怎么这么好啊。
  
  mc中再度完美的欣赏了服装,她们的服装一直都很精致,凹组的逢田感觉下一秒就要被做掉了,小矮子组简直不能更可爱,根本就是花童组,最后公主的欸嘿嘿瞬间出戏,我好想戳爱香的小菱形喔喔(((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这里宣布了很多令人激动的消息,有猜到的是剧场版预告,没想到的是亚巡,好的我要开始存钱,帮我抢票啊啊啊啊。
  
  接着是感言部分,爱喵说了绝对不会哭,还有爱香和小王对c位的野心,我对黛c已经是佛系期待了,反正她是有本事召唤有时间差的下课钟声的超高校级学生会长,另外逢田姐的感言最让我感动,虽然立刻被咻卡的肌肉冲淡了感动,本来都停住笑声了但看到笑到快吐了的杏酱又继续爆笑,这是另类杏夏糖吗?还有杏酱的东京巨蛋也是满应景的,这次感觉大家都坚强了许多,几乎在这里大家都忍住了。
  
  最后是感动的tyf,我还是小声的跟着唱,但各人一句那里一样暂停,静静的听着她们唱,我真的不能更喜欢她们了呜呜呜。
  
  最后的退场直接泪目,尤其是看到渐渐消失的L我当时也跟着比,但我必须要说,当下我结合的之前某次live也有个团体也是以同样的方式退场,那只我们没有喊出她们,也没有听完她们只到一半的报数,这次不一样了,这次我们喊回了她们,她们回来的时候爱喵逢田还有爱爱都哭惨了,杏酱还能坚强着我真的觉得很厉害,她们真的好棒阿,拿下耳机跟麦的道谢虽然转播场是几乎听不到的,但我还是很激动的挥着官棒向她们致意,我好喜欢她们啊,爱上她们真的太好了,这是水团第一次踏上东蛋的舞台,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我们约好了啊。
  
  简短说一下感想,这次的live虽然几乎都是旧歌,但每首都给人新的体验,让人不虚此行,我真的要开始存钱了,为什么我要同时喜欢上九九组跟水团呢,可恶我的钱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里来稍微聊一下电影预告,总觉得讯息量暴多阿,尤其是曜对面的那位简直令人惊讶,到底是跳水队队员果南妈还是鞠莉未婚夫(((她胸是平的啊啊啊啊,还有告诉我想看三年生逃婚场景的不只我一个人,一年生的坚强让人期待((((看到花丸的吃相会不会出现减肥场景呢,奶一波雪团新歌,还有不好意思吐嘈一下,竟然都要给分校了直接继续用浦之星的校舍不好吗喂,偏要给一栋危楼,好啦我只是想说我现在就想看剧场版了呜呜呜。